无锡市惠山区华锐实验学校
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学生风采 > 正文

华锐实验学校谢蕊佳同学习作《狼》刊登《全国优秀作文选》

更新时间:2019/5/13 14:08:47
人气:475

    华锐实验学校七(2)班谢蕊佳同学改写蒲松龄的《狼》,被刊登在《全国优秀作文选》2019年第5期上。


【作者介绍】


谢蕊佳_meitu_1.jpg


【作品欣赏】



 

原著:蒲松龄       改写:七(2)谢蕊佳


    又一片秋叶落下了,夕阳的余晖已渐渐消逝。

    母狼亮尾在一堆枯叶与动物毛中躺着,那是一个隐蔽的天然洞穴。

    它是一只单身母狼。丈夫两个月前坠落悬崖。幸好当时自己的宝贝儿黑尾巴已经断奶了。柔嫩的小狼嘴里已冒出了尖尖的乳牙。又过了两个月,黑尾巴的牙齿已经坚硬,锋利。虽难以咬开黑熊那厚厚的皮,却也咬得动骨头,也能一口将小崖羊那细细的脖子给咬断。

    森林法则是残酷的,失去父亲的小狼仔一般很难在雪涯的冬天活下来。

    雪涯,顾名思义,这儿冬天会下鹅毛大雪,还有一个以险峻著称的悬崖---狼父就是从那儿掉下去摔死的。

    “嗷呼,呜嗷”。一个在亮尾身边的小灰团子忽然动了动。尖尖的耳朵覆盖着一层密而柔软的灰黑色的毛,纯黑色的尾巴尤其突出---这就是黑尾巴。

    狼母亮尾心疼地舔舔黑尾巴的肚皮,它知道,亲爱的狼儿饿得肚皮已贴紧了脊梁。不行了,不能再等了。虽然冬天的雪崖有凶猛的野兽四处横行。但有一个地方它们肯定不敢去,那是一条羊肠小道 ,一个动物的禁地,一个全雪崖的噩梦。

    它知道。一旦去了那个地方:嬴,就大获丰收;输,就全盘皆输。

    它又舔了舔它宝贝儿的眼皮,催促着它起来。

    儿呀,快起来,娘带你去找吃的,亮尾又舔了舔。儿呀,娘一定带你去吃最嫩的肉,喝最鲜美的血。

    狼儿不情不愿地站起来,它实在是太饿了,以至于走得慢腾腾的,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活泼与好动;以至于完全没有感受到母狼脸上的凝重,完全没有发现狼母亮尾带着它走了一条它完全没去过的路。

    走了好久,亮尾才轻嚎一声,黑尾巴明白,这就是它们今天的狩猎场所。它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一条羊肠小道,使劲地嗅嗅。

    嗯,枯黄的稻草味,一种似马似牛似鹿的气味……还有一种特殊的气味以及……

    血腥味!

    是的,就是血腥味!黑尾巴贪婪地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。这浓浓的血腥味呀!这香甜的血浆呀!这难以忘怀的鲜血的味道呀!

    黑尾巴的血液以及它的毛发,它的每一寸肌肤,它的每一根神经,它的每一个细胞,都因此而亢奋,因此而激动。

    亮尾开始也本能地兴奋。可亮尾立即把心中欣喜的火苗给狠狠地压制下去,它毕竟是老谋深算的老狼了。越过的山可比黑尾巴这个初出毛庐的小狼走过的路还多。它深晓得这种用两条腿走路的怪物的可怕。更明白这种身上有着浓浓血腥味的两腿怪物的凶残,它知道这种怪物叫作屠夫,残忍且冷酷无情。

    可现在,亮尾一切都不顾了。它是一位母亲,一位有着孩子的母亲。孩子是它的命根,它的希望。

    根本来不及多想,一根骨头已丢到它的面前,上面还残留着几丝肉末。亮尾知道,屠夫发现它们了。

它怜爱的看了看旁边馋的直流口水的黑尾巴,点了点头。但黑尾巴看着母亲,又不舍地看看骨头,把骨头向亮尾那方推了推。

    亮尾的心顿时纠得更紧了。好孩子,慢慢吃吧。它舔舔黑尾巴的额头,怜惜地看了黑尾巴一眼,然后义无反顾地去追赶屠夫。

    一转眼,亮尾的心又变得冰冷无情。屠夫发现了它们。现在,不是你死……

    就是我亡!

    亮尾尾随着屠夫,它从屠夫想跑不敢跑,想喊不敢喊的紧张神态中明白,他害怕了。可亮尾也明白自己现在是必须马上补充体力。

    食物----

    就是他了!

    不一会儿,屠夫又丢了一根骨头,亮尾思考片刻,便去吃那根骨头。因为它看见了,黑尾巴正快速地冲过来。它使了个眼神,黑尾巴心神领会,便再一次追上了屠夫。

    仅一小段时间,亮尾就消化了那根骨头,与黑尾巴并齐追赶屠夫。并且步子比刚才更加敏捷轻快了。

    屠夫心中那才叫一个后悔。他本想托这两块骨头送走这两尊大神,没想到还因此帮助了它们。正当他苦恼不已,担心被前后夹击时,却发现前方有一个麦场。

    好家伙,上天果然还是眷顾我的!屠户抓紧步伐冲进去。亮尾与黑尾巴也紧跟而上。屠夫惊喜地发现麦场到处都是稻草堆。他丢掉肩上的担子,背倚着一座稻草堆,只留了一把刀手中紧紧握着,与两匹狼六目相对。

    亮尾在黑尾巴耳边低嚎一声,黑尾巴直棱起耳朵,佩服的看了母亲一眼,走了。

    屠夫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一幕。不过,两匹狼变成了一匹,只要解决了眼前这匹,应该就没问题了,毕竟另一只狼不过是只小仔子,无须害怕。不过马上他又迟疑不定了。

    亮尾神色安详地像狗一样蹲坐在屠夫面前。它曾经看过狗是怎样向人摇尾讨好。它认为狗就是它们犬科动物的耻辱,为了一块骨头就低声下气地围着主人身边装着个嗓子,像一只小奶狗一样撒娇卖好。

    “主人”?这真是个混蛋的词语。一个在狼的词典中根本不可能的存在。狼的生活,狼的生命,狼的一切,全是属于自己的。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挡它们去追寻自由。当然,除了“爱”。可爱不是阻挡,失去爱的自由不是自由,而是放纵,是逃避。亮尾的内心此刻其实不是面上那样的从容。它在拖延时间,它在等待,它在以命换命。

    它明白自己可能会死,这几率简直太大了。可它仍然心中存在着那一丝渺小的希望---它要活下去,它要亲眼看到它亲爱的狼儿结婚生子,说不定自己还会活到儿孙满堂的那一天,说不定……

    人生有太多遗憾了,狼生也一样。突然,它感到一阵疼痛。来了!终于来了!它竟然感到一阵释然。

    来了,来了就好。血沫从它嘴里溢出,可它却一声不吭。

    咔嚓,它的腰断了。

    巨大的疼痛使它恨不得大吼一声。它还活着。可上天为什么还要它活着。

    它恨不得立马痛晕过去,死了更好!

    可是突然它又想起了什么。它的两眼顿时迸出了火花。它要坚持啊!

    它的儿,它的儿还在等它!它不能死!不能死!哪怕只能再拖一秒钟,它也要拖,拖下去!拖下去!

    它的狼眼瞪得老大,仿佛还有勃勃生机。

    屠夫看着它这双诡异的眼睛,心中不禁发毛。

    可亮尾已经死了,血已经流干,肢体也僵硬了,可仿佛仍透过这个躯体看见一个狼魂。

    这是狼的魂魄。

    自始自终,它从未叫过一声。

    它做到了,它拖延了好长的时间,可它的狼儿,真的能活下来吗?

  屠夫走到稻草堆后,不久,传来阵阵惨叫。

    不一会儿屠夫便扛着一匹狼仔从稻草堆后走出来。拍拍身上的尘土,自言自语道:“狼肉虽然不好吃,但是这两匹狼的狼皮和尾巴,却可以做上好的狼皮垫和狼毫毛笔。”

    夕阳如血。一个屠夫挑着担,前后两只箩筐中各放着一匹狼。

    那狼眼,仍睁着……

 

附原文:

一屠晚归,担中肉尽,止有剩骨。途中两狼,缀行甚远。

屠惧,投以骨。一狼得骨止,一狼仍从。复投之,后狼止而前狼又至。骨已尽矣,而两狼之并驱如故。

屠大窘,恐前后受其敌。顾野有麦场,场主积薪其中,苫蔽成丘。屠乃奔倚其下,弛担持刀。狼不敢前,眈眈相向。

少时,一狼径去,其一犬坐于前。久之,目似瞑,意暇甚。屠暴起,以刀劈狼首,又数刀毙之。方欲行,转视积薪后,一狼洞其中,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。身已半入,止露尻尾。屠自后断其股,亦毙之。乃悟前狼假寐,盖以诱敌。

狼亦黠矣,而顷刻两毙,禽兽之变诈几何哉?止增笑耳。 (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)

 

【老师点评】 

    初中学生,一篇大作文,600字,足矣。这位初一学生,却写了2300多字!是什么激发了她写作的热情?是什么促使她把多年的积累化作文字喷涌而出?蒲松龄的《狼》,课后有改写作业,要求增加语言、动作、神态等描写。她在这方面是游刃有余,特别值得赞赏的是,她竟然以“狼的视角”重新改写了《狼》。狼的残忍,何尝不是它的本能?嗜血的狼岂能没有舐犊之母性?作者的大胆改写,给我们展示了为了生存而战斗的、关心孩子甚于自己的可歌可泣的母狼“亮尾”的丰满形象。虽然两匹狼最终也双双惨死在屠刀下,但娘儿俩为了活下去而不惜以命博命、以死相拼的顽强精神,给读者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.